首页 > 媒体聚焦 > 面对死亡,人人都需要一场死亡教育

面对死亡,人人都需要一场死亡教育

来源: 时间:2019-11-30

面对死亡,中国人都需要一场死亡教育


中国人忌讳谈论死,认为这是一件很晦气的事情,甚至已经延伸到某种生活习惯——比如,你敢把筷子插在米饭上吗?


的确,死亡从来不是一个愉悦的话题。当然,我们也绝非无视死亡的存在,只是在自己雀跃活着的时候很难去正视它。


倘若一个八十岁的老大爷问你,小伙子,你说咱们两个谁离死不远?


你脸上会浮现善意的微笑,嘴上不说,心里却一定会想:呵呵,我还这么年轻,好日子还长着呢。可大爷您就不一定了吧。


其实,冷静下来想一想,死亡面前人人平等,二人距离死亡一样近。


在体验生命的过程中,我们都有过亲人离世的经历,恐怕也只有在这些场合,那根紧绷的神经才会骤然停下来,回望起已然流逝的时光,思考人这辈子的意义何在。可一旦前脚离开了殡仪馆,后脚就重新踏入到纷杂的尘世之中,再也想不起那片刻的宁静。


其实在我们从小到大的教育中,各种兴趣、奥数培养了不少,独独缺少了死亡教育。


话说,我鲜有梦见过世亲人的时候。


有时候只得在脑海中形象化地浮现出一些场景。我的爷爷、奶奶、姥爷、姥姥等亲人们都安静地住在陵园,此时的他们会不会相互串门,打打麻将什么的。


2018年初,孩子的太姥姥过世。村子里举行了浩大的丧葬仪式,这也是我第一次经历农村葬礼,繁琐而沉重。


我牵着孩子的手在村里走过。


他懵懂地问我,爸爸,什么是死,太姥姥死了吗。


我告诉他每个人都会死。死亡是生命的一部分,当然我也会死,你也会,大家都会死。这是自然规律。


孩子铁定还不懂,说出了每个人儿时都会说的那句话——爸爸,我不想让你死。


虽然这话听起来有些奇怪,但这是质朴的孩子面对死亡这个话题时最真实的表达。


面对死亡,中国人都需要一场死亡教育


1、死亡是什么?


曾经的我们最直接的理解就是:呼吸停止,心脏不再跳动,人就死了。


的确,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医学上也把心跳和呼吸的停止作为对死亡的判定。但随着科技进步,人类对死亡的定义也在不断加深和变化,比如目前从医学上判定死亡,主要依据人的脑死亡。所谓脑死亡是说全脑功能的丧失,且不可逆转。在这种状态下,脑电波消亡,肌肉活动消失,更别说自主地呼吸。


这是从生命角度去看待死亡。


然而我们都看过《寻梦环游记》,生命的消亡并不是最可怕的。最可怕的是记忆消亡。美国人口学者卡尔·郝伯认为地球上曾生活过1081亿个人类。这些人我们认识几个?结合我们自己,能往上追溯到第几代亲人?四世还是五世?恐怕大多数人就是太祖父一代。再往上,估计就没有什么记忆和情感联系了。对于他们来说,这才是真正的死亡,因为世间再也没有人记得他们。


终有一天,我们也会被自己的后代,被世人所彻底遗忘,就像不曾在这世上存在过一般,化为历史中的虚无。


是不是有些悲观,生命过于虚无?


不过我们也可以换个角度去理解死亡。


用最朴素,同时也最超然的思想去理解它。


比如说,人这辈子最大的意义就是传宗接代。什么?!这意义也未免太俗气了。


其实不然。


人类生命全部的意义都凝聚其中——当我死去,我的生命走向了终点,但我的DNA会延续在下一个生命里,那炙热跳动的心,带动对世间未来所有的期待和向往,这便是生命的永恒。


死亡,是生命的终点,亦是生命的永恒。


2、我们都需要死亡教育


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社会,恶性肿瘤疾病又困扰着N多的家庭。


全国人大代表、医疗卫生工作委员会主任,北京大学肿瘤医院主任医师顾晋认为,建立正确死亡态度有利于减轻人们对死亡的恐惧、焦虑等负面情绪。他建议,应该整合政府和社会资源,加快死亡教育立法,积极营造尊重生命的科学死亡文化。


的确,和欧美、日本等发达国家成熟且系统的死亡教育相比较,我国的死亡教育理论和实践仍处于初级探索阶段,教育内容、教学方式及模式有待进一步提高。死亡教育的主要目的就是让我们能够正视死亡,认识并理解死亡。


至少让我们能够从精神上做好充分的准备,不能说从容,至少是在深入理解的态势下去接受死亡,一定程度上缓解心理风险和精神压力。


毕竟,现实或影视剧中每天都在上演着这种道德辩题——病人在ICU里岌岌可危,救还是不救?


有可能救下来只是周身插管,靠着呼吸机延长那已经了无生气的躯体。


不救,选择保守治疗,这里面躺的可是自己的亲人呐,心理和道德层面如何抉择。


而对于里面病人,倘若还有意识,他又作何考虑?是继续忍受病痛,卑微活着。还是说痛苦大于求生,既然死亡无可避免,医学无能为力,不妨尊重生命,保留生命最后的尊严。


当然,这并不是说接受了死亡教育,我们就能够毫无动情地去接受亲人或自己的死亡。而是让我们知晓,人对死怀有恐惧是正常的,但死是自然规律下生命轮回的必经阶段,只有这样才能尽可能地坦然面对。


3、尊重生命,正视死亡


季路问事鬼神。子曰:"未能事人,焉能事鬼?"曰:"敢问死。"曰:"未知生,焉知死?"


孔老夫子认为还不知道活着的道理,怎么能知道死呢?


没错。


但现在又何尝不是未知死,焉知生?


我们都知道:人终有一死。我们见到了、讨论了、了解了并不代表我们就能够完全释然。


对于死亡,我们恐怕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才能够真正地讨论与面对。


—————————————————————————


在生命进程中,我们要学着"送走",也要学会接受迟早抵达终点的事实。


世事无常亦有常。


都说人在离世时会回顾自己的一生,但很少有人觉得这辈子没有后悔和遗憾。


既然都知道,何不好好把握现在。


在世之时,充分去体验生命的美妙,享受幸福,传递快乐。


面对离世,拥有一份坦然面对的勇气。

(C) 2006-2018 如意了教育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