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媒体聚焦 > 能长久影响你大脑的不止雾霾,还有持续的监控

能长久影响你大脑的不止雾霾,还有持续的监控

来源: 时间:2018-12-06

能长久影响你大脑的不止雾霾,还有持续的监控

不用疑神疑鬼了,确实总有人在盯着你。在家上网?cookie 会记录你所有的访问信息。玩手机?app 永远在追踪你的地址。出门总行了吧?不好意思,出门在外,有很大概率会被街头巷尾无处不在的 监控探头 抓个正着,其中不少还能用黑科技做脸部识别。

互联网 机器学习技术突飞猛进,一日更比一日强,用于监控的天罗地网也不知不觉地渗入每个人的生活之中,复杂程度跟先前不可同日而语。而深究其中的细枝末节则可能引起相当不适 —— 如果被 7×24 不间断紧盯,会不会对脑子产生什么影响?你猜对了。监控行为会引发抑郁等一系列精神问题,情况严重者还会遭遇和创伤后应激障碍(PTSD)相类似的症状。

拿美国举个例子吧。每当社会上爆出 “大规模侵犯公民隐私权” 的丑闻,民众往往义愤填膺,警惕性十足,但专家说了,能爆出来的事儿都只是冰山一角。牛津大学数字伦理学实验室研究员克里斯托弗·布尔(Christopher Burr)在 Skype 采访中谈到了现在的监控技术:“一提到 ‘监控’,一般人想到的都是监控探头、窃听电话一类场景,实际上今天的技术已经和这些老套印象大不相同。当今监控手法层出不穷,效果也好得多。”

布尔研究人机互动时的数据交互,在最近的一组研究中(相关论文尚未发表),布尔和同事们收集到的数据种类花样繁多,让他们也颇为惊讶。比如,可以用面部识别程序评价雇员的工作满意度;可以遍历用户在 Facebook 上发表的内容,辨认其抑郁倾向;还有人做得更绝,可以用电脑摄像头采集到的数据测定心率。

“血液流经面部皮肤,会让皮肤产生一些可观测的变化…… 测量结果肯定谈不上百分之百精确,但是,至少确实是可以用摄像头测量到的。” 布尔说,“我每周至少在这些领域投入40个小时,但是像这样的新技术还是让我震惊不已,监控的可能性真是无穷无尽。”

布尔也提到,某些人会大量采集用户信息,干一些见不得人的勾当。比如之前震惊世界的剑桥数据分析公司(Cambridge Analytica)丑闻:5000万 Facebook 用户的信息遭到泄露,CA 公司对其数据进行分析挖掘,推送量体裁衣的精准投放广告,最终改变了2016美国大选的走势。

更深一步讲,监控产生的恐惧感和不确定感,远比实际的执法行为更具威慑力。

临床心理学家、深耕监控行为影响的学者布洛克·齐斯霍姆(Brock Chisholm)认为,监控对用户产生的影响包括好几个方面,比如 “对 ‘被监控’ 有多少认知” “如何评价监控者的动机” 等等。齐斯霍姆举了一个例子 —— 他之前参与过一个人权组织在埃塞俄比亚开展的项目 —— “这些受到监控的人说,他们脑中会浮现出家人被抓捕的画面,有些人呈现出强烈的 PTSD 症状。我们称这种幻觉为 ‘闪进’(flash-forward),因为它与回顾过去的 ‘闪回’ 正好相反。”

如果某人感到被监视,他心理产生的变化会随着外界环境而有所区别,但总体来说,人类的这种生理机制和其他动物没有什么区别 —— 研究表明,被母亲注视的小鼠会产生安全感,被天敌注视的小鼠则会产生受威胁感。

在这个世界的某些角落,“被监控” 已经成为一部分人的生活常态,在威权统治地区,很多记者和人权活动者都面临着这样的遭遇。 “大赦国际” 组织技术部门主管约书亚·弗兰科(Joshua Franco)称,“监控产生的恐惧感和不确定感,远比实际的执法行为更具威慑力。” 他在电话中说,“执法部门无需动手抓人,只要能让某些人感觉到他们在被监视,那就引发了自我审查,自然噤若寒蝉。”

弗兰科说很多人都有过类似遭遇,这种思想已经成为了他们的 “第二天性”。即便从这种社会环境中挣脱出来,后续效应还会影响他们。

能长久影响你大脑的不止雾霾,还有持续的监控Image: Roel Wijnants/Flickr

“很多人遭受的创伤都是无形的。比方说,逃到欧洲的乌兹别克斯坦难民就不敢跟家里打电话,因为他们认为来自外国的电话都会被某些机构监听。考虑一番之后,他们就不打电话了,跟家人的联系就此切断。”

弗兰科还说,随着科技的进步,监控变得越来越方便、成本也越来越低。相比东德国安局动辄调拨几万人收集情报的做法,现在的机构只需要花点小钱购买软件即可,分析电邮、采集电话录音都能交给电脑轻松完成。

另一方面,即便是在所谓 “民主社会”,监控同样随处可见,只不过程度因人而异罢了。Netflix 会监控你的浏览偏好,使用大数据和推荐算法推送新的影视节目,很多人欣然接受,因为得到的回报似乎胜过失去的隐私。其他类似网站也是一样:你让渡自己的隐私权,换来一些更加理想的针对性内容。

这些姑且还算是值得的,至少不会让人感到不舒服,但是,如果某个网站的监控策略让你不爽呢?或者得到的回报让你觉得不值得呢?这时候,焦虑感就会随之而来,长此以往甚至会对健康产生负面效应。

“假如每天都要面对这种焦虑,日积月累,用户本身可能已经麻木,但是产生的影响不会消灭,仍然是一天一天地增加。到头来用户本人都无法预知何时会精神失控。” 齐斯霍姆说 ,“这些人可能会因此变得更焦虑、难以与其他人相处、言语激烈好斗、神经质、每天都在寻找 ‘威胁在哪里’。”

面对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很多人都和我一样,幻想过砸掉周围所有电子设备开车远走深山老林过隐居生活,但这终究不能成为现实世界中的解决之道,而实际上,很多监控也确实躲不过。

“精神治疗专家们的态度跟普通大众其实差不多,基本上也放弃了抵抗,实际确实也没有什么可以做的了。” 斯坦福大学行为心理学研究员艾里亚斯·阿布贾德(Elias Aboujaoude)说。

不过,如果能做到适当停用电子设备、掌握自己信息的动向,确实能缓解一部分压力。“如果能做到的话,你就能从中抓到一些 ‘脱离监视’ 的空档,这对改善情绪大有助益。” 齐斯霍姆说,“我认为问题之一在于,普通用户没有意识到这种做法的重要性,而另一方面互联网公司又大包大揽予取予求,二者结合就引发了糟糕的后果。如果用户能适当摆脱电子设备,那确实可以从心理层面得到改善。”

但这终归只是权宜之计,从制度上做出改变才是根本。应当让态度更公开透明的人士走上立法职位,制订通过一系列约束政府部门和私人企业的强力法律法规,如此才能走上正轨。

总体来说,你我也许会为了生活中的一些小便利或者安全感而容许他人的监控,但这并不是继续容忍监控行为的理由。

(C) 2006-2018 如意了教育 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