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族教育 > 一日一诗:“故乡依然,却已没了奶奶端来的老酒。”‖孙善文:我把一只酒杯长留故乡

一日一诗:“故乡依然,却已没了奶奶端来的老酒。”‖孙善文:我把一只酒杯长留故乡

来源: 时间:2018-11-09

我把一只酒杯长留故乡

孙善文


奶奶说,你想家了,就回来陪乡亲们拉拉家常,喝喝老酒,斟上满满的一壶,满满的一杯。

老酒很香醇,一壶,我醉了。它攸然滑过舌尖,过喉,入嗓,轻车熟路,火辣火辣的,暖和着我的耳根。游离的酒气,无数的嘱咐,在饭桌边慢慢地打转着。

我沉醉在奶奶的那张床上。那晚,无数的异乡与我同眠。

奶奶是不爱喝酒的,我在他乡,也绝少贪杯。但她每一次来电,都叮嘱我不能醉酒。奶奶,请您放心,我只醉在故乡,因故乡有您,我们喝的是老酒。

一只酒杯,因盛过老酒,也就盛着故乡的山和水,盛满奶奶的希望和牵挂。回家喝酒,只是一个老人期待相聚的理由。

故乡依然,却已没了奶奶端来的老酒。

奶奶坐在祖屋高高的神龛里,静静地看着屋檐下的老燕徘徊。我们默默地对视着,只感到杯杯乡情依然在为我洗涤风尘,一次次把我灌醉。

我还继续远行,酒杯已长留故乡。


点评

散文诗是诗与散文的有机统一,诗是这种文体的骨骼,散文是它的肌肉。也就是说,散文诗要求诗人在畅达自如地表达情感与思想的同时,还要用简练精当、以一当十的笔墨,蒸馏出闪光的诗情来。孙善文这章散文诗,以乡情的叙写为基本格调,来展现诗人对亲人的挂念、对乡土的缅怀等浓烈真情。诗人进入情绪散发的切口并不大,是以“酒杯”来作为承载内在情绪的最主要器具的,但承载的人生内涵却极为丰厚而广博,这其中有对亲情的不舍、在离乡与归乡间的漂泊以及对乡土中国未来走势的某种隐忧等多种现实领悟和人生感喟。整体上看,这章散文诗一气呵成,行文上娓娓道来,不疾不徐,恰似行云流水,足见诗人充分发挥了散文诗善用散文之文体优势的表达特点。同时,由于内聚的情绪纷纭多重,诗人内心繁复的思想如潮涌动,这章散文诗在表面的散文化表述之中,潜藏着极为显在的诗意力量,令人读来心弦颤动,久久难以平复。(张德明


孙善文,七十年代生于广东雷州。广东省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海外版)《散文》《山花》《延河》《湖南文学》《山东文学》《西部》《火花》《散文百家》《奔流》《诗选刊》《星星》《上海诗人》等报刊及多种年选。曾获中国曹植诗歌奖。现居深圳宝安。


张德明,文学博士,岭南师范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副院长、教授,南方诗歌研究中心主任,西南大学中国诗学研究中心客座研究员,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已出版《新世纪诗歌研究》《百年新诗经典导读》《吕进诗学研究》等学术著作10余部,出版诗集《行云流水为哪般》等。曾获2013年度“诗探索奖”理论奖、《星星》诗刊2014年度批评家奖等奖项。

(C) 2006-2018 如意了教育 新闻